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连上24年春晚的黄宏卸任八一制片厂厂长后“消失”去哪了?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9-03  浏览次数:

  “大锤八十,小锤四十。”随着演员在台上卖力的表演,全国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被逗得哈哈大笑,这也成为春晚留下的众多经典画面之一。

  上春晚,对现在的大多数流量明星而言,已经成为获得官方认证的一种途径,是根正苗红的代表,而对黄宏来说,曾是习以为常的工作。

  后来部队送黄宏到大学学习,黄宏的所有学业都是在部队完成的。黄宏非常感谢部队。

  黄宏在18岁就写过电影剧本,22岁的时候写过一个话剧,叫做《钢盔里的花》。

  在北大学习的同时,黄宏也办过讲座,黄宏在北大讲的《喜剧表演与喜剧创作》在学生们中间很受欢迎。

  讲课的时候,阶梯教室里坐满了人,到北大讲课是难得的机会,黄宏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。

  但学习总归是有用的,黄宏从军艺回部队后,创作了一个小品,叫《卖挂历》,这个小品在辽宁电视台反响相当不错。

  导演说黄宏的小品弄得不错,可以多写几个,于是黄宏一口气又写了五个,其中三个获了星光奖。

  到第二年(1988)的时候,部队就把小品正式立项了,黄宏也开始把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作为主攻方向了。

  黄宏觉得小品已经排练完了,怎么也得让人家看看呀,在再三力争下,晚会导演组同意看看。

  军人的集体荣誉感还是很强的,为了给军人争光,黄宏分析了当时观众最喜爱什么艺术形式,黄宏认定小品绝对是一个突破口。

  而那些小人物好像总是被人们所忽视,这些人的感情是最丰富的,黄宏这类节目也最容易引起这部分人的注意,这部分人是最大的收视群体。

  这时距春节晚会只有40天了,黄宏觉得进中央电视台可能性不大了,于是黄宏决定用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办法,从外围发起攻击。

 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黄宏一口气创作了七个小品,在东北的几个城市,包括大连、沈阳、长春、哈尔滨等遍地开花,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。

  到1989年,黄宏的小品终于上了中央电视台,1990年,《超生游击队》在春节晚会播出,直到这时,黄宏才觉得在小品创作上成功了。

  上中央电视台是一种标志,在没能上中央电视台的时候,黄宏就觉得自己一定行,最后通过努力还真的行了,这也是黄宏对自己的一次肯定。

  当时,明星、文艺大腕从政或者走上部队文艺团体领导岗位并不少见,如宋祖英、吕继宏相继担任海政文工团正副团长。

  黄宏后来在一次座谈会上说:“记得我离开总政歌舞团时团领导跟我谈话,说如果是调你去做演员,我们肯定不放,总政歌舞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。”

  走的那天黄宏流泪了,因为毕竟20年最好的年华、最好的青春都是在这个团里度过的,对于在总政歌舞团的时光,他表示,“黄宏无悔。”

  赴任八一厂后,黄宏一路青云,副厂长竟只是个开始,他恰好赶上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六十周年的庆典活动,这对于黄宏而言,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  黄宏在总政歌舞团时便已担任喜剧团团长,又有多年参加春晚的经验,对于大型庆典晚会流程安排非常熟悉,经验丰富,黄宏的才能与喜感很快获得了认可。

  据报道,八一电影制片厂六十周年厂庆晚会上群星璀璨,其场面大大超过了五十周年厂庆。

  早在2001年,他就曾自编、383456盛杰堂高手论坛,自导、自演电影《二十五个孩子一个爹》,并获得多个奖项。

  这个本子黄宏现在还留着,名字叫《路遥》,写的是一对表演杂技的孪生姐妹的故事。

  20世纪80年代初,全国都在播放日本电视剧《血疑》,当时黄宏正在辽宁大学上学。

  那时候电视少,同学们都挤在一间屋子里看电视,黄宏经常被挤到窗台上坐着看,从开头看到结束曲放完,基本上一集也没拉过。

  《二十五个孩子一个爹》从一个字没有,经过两年半的时间完成了剧本;从一分钱没有,到正式建组拍摄;从一个人没有,到组织一个一百多人的制作队伍,这都是基于要实现这个想法。

  黄宏一心想要在军事电影上做出点成绩来,可惜,这种迫切的希望落到实际上,便显得有点急于求成,而失了水准。

  2012年10月,为了把军事题材电影“推向全国,推向世界”,刚刚结束厂庆的黄宏,在准备并不充分的情况下,筹拍了《刘老庄八十二壮士》,反响平平。

  他再次重整旗鼓,这次他抓的主题是题写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50周年,但他忘记了八一厂已经拍雷锋题材电影十六次了,群众更希望看到新的内容,新的声音。

  这部较之前十六部雷锋电影并没有太大创新的《雷锋的微笑》再次狼狈出街,在网上很难找到这两部电影的票房成绩。

  2015年的3月3日,黄宏卸任了八一厂的厂长一职务,后来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,他都显得十分沉寂。

  黄宏认为,自己对艺术的感受,在小品里只出来了50%,在影视方面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黄宏是有备而来的,黄宏相信自己的艺术感觉,是切入影视这一行晚了一点,黄宏觉得自己的艺术感觉并不落伍。

  不同于以往黄宏作为春晚舞台上符号性笑星,这次他成功塑造了一个爱狗如命的天山护林员形象。

  点映会现场,主演黄宏与观众分享了拍摄期间的故事,笑称自己是“中国第一个与狼握手的男演员”。

  作为春晚的“小品王”,黄宏坦言,拍这部《血狼犬》电影对自己是一个挑战:“以前我演的喜剧很多,正剧少,悲剧更少。黄宏希望接下来演一些有挑战的电影。”

  黄宏还表示,将来还会继续尝试导演工作:“小品是演员的艺术,电影是导演的艺术。”

  有现场观众关切地问候黄宏拍戏时有没有受过伤,黄宏表示自己拍摄这部电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,“拍戏期间被狗咬过,打过4 针狂犬疫苗。”

  狼群围攻的戏份尤其惊险,大铁笼中只有黄宏和好多狼在里面,饿了三天的狼群看到黄宏就直扑过来,大家片中可以看到,狼爪子伸进车窗,黄宏情急之下抓住狼爪子,这是真实拍摄的。可以说黄宏是世界上第一个与狼握手的中国演员。

  因为黄宏知道,黄宏的舞台表演时间比较长,许多东西已经成了习惯,可能自己已经觉不出来了。

  比如在舞台上,说话要求声音夸张,但在电视剧中是不行的,黄宏就让录音师提醒黄宏,只要黄宏一露出舞台表演的痕迹,就立刻喊停。

  拍电视剧的时候.黄宏把自己完全交给导演,导演让黄宏怎么样黄宏就怎么样。黄宏积极跟每一个人交流,收获不小。

  黄宏抱着学习的态度,积极参与编导演的各个环节,连后期制作,黄宏也是从头跟到尾.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。

  导演强调这场狼狗大战其实是一场关于人与自然之间的人性探讨,这场大战中没有胜利者,狼、狗、人都损失惨重,这是一场现实主义的悲剧。

  狼的天性不是杀戮,而是为了生存;狗的天性不是顺从,而是因为忠诚;人的天性不是贪婪,而是难以抉择。

  这部剧让黄宏获得了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提名,到2017年9月,《血狼犬》获得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单元银奖。

  在经历过沉淀之后,2019年,黄宏再次任职导演,拍摄了剧情片《一切如你》。

  在创作过程中,黄宏和其团队了解到,现在有太多的老年人缺少陪伴,所以影片采取了类似纪录片的形式,通过四位年轻人的镜头,记录下爷爷奶奶的现实生活,讲述了十个 “养老、孝老、敬老”的故事。

  这部影片一出来便得到了很好的口碑评价,在豆瓣上的评分也达到了7.7分这个比较不错的水准。

  黄宏的演员与导演之路并没有停歇,2021年《等儿的湿地》黄宏再次任职导演操刀,讲述东方白鹳与其守护者的故事。

  2022年年初,黄宏和李任共同执导的大型原创现实题材杂技剧《呼叫4921》于2022年1月10日第二个中国人民警察节之际,在北京保利剧院公演。

  前半生跌宕起伏,到过高峰,见过流星,行过低谷,但对黄宏来说,创作,可以是一辈子的事。